[故事大全] [?#21482;?#35775;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感人故事 > 

送你一生的初恋

来源:故事网 作者:佚名

  瑛是在她十三岁时与我相识的,那年我们分别从不同的两所子弟小学毕业,分到了这所普通的子弟中学。分桌时,自然?#25925;?#30007;女同桌,老师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小组,她就在我前排。各小组每周轮换一次坐位,可我只有一个角度,天天看她很美的侧面。
  
  许多年后,我才确定那就是我的初恋。十三岁,在那个纯洁得如?#23383;?#30340;年代,我从不敢说自己早熟了。因为我的确不知道何为恋爱,我只是?#19981;?#30475;她,看她眉清目秀的样子,还有极温柔的口吻。那时候天空总是很蓝,日子过得太慢,以至于所有美好的回忆,几乎都深陷在如梦的岁月里。瑛身材娇小,浑身透着一种丝般质感的气质,似忧郁又悲悯,似单纯又似深沉,似小家碧玉又有内敛大气。以后我才知道,她是地地道道的南方女孩儿,老家在比江南还南方的地方,已经到海边。当年,我们所在的中国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,是年轻的共和国第一座汽车厂,由苏联援助、国家倾全国之力建成,大批优秀人才,从祖国四面八方汇聚而来。据说,除了西藏和台湾,其他兄弟省市都出人出力了。
  
  瑛的父母就是从福建来东北的,到我们懂事时,建厂已经二十多年了,当初人们艰苦创业和?#28982;?#26397;天大干快上、勇造民族汽车的场景已经不见了,可努力学习知识、专研业务的氛围仍在厂区弥漫。瑛的父母是知识分子,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(相反我的成绩不怎么样,虽然偏爱小说之类的东西,但语文的分数也没见得有多优异),每当老师提问我时,我总很坦然,因为总也答不对;可我每次下意识看她的背影,都感觉她好像很紧张。她并没因为我的成绩而低看我,那时我很清瘦,留着长发,文学的禀赋已有所显现。
  
  每?#27605;?#21320;上自习课,我?#20960;?#22905;的同桌说?#37027;?#35805;,其实她完全能听到,她也明白我的真实想法,我讲了很多故事,记得其中有个?#23567;?#28145;深的海洋》,是个非常凄美悲凉的爱情故事,我讲完后,果然看到她也很伤感的样子。很久,她回头和我同桌说?#37027;?#35805;,我听得一清二楚,知道她也是说给我听的。她?#30340;?#20146;身体不好,还要照顾小弟弟!我的心,竟然第一次感到柔柔地疼……
  
  学校坐落在厂区家属楼附近,常常有走街串巷的叫卖声,抑扬顿挫地传进教室。宁静的阳光十分充足,浮云飘在蓝天之上,时光笨手笨脚的总也走不太远。放学回家,瑛跟我是一个方向,我故意落在她身后,看着她的背影,每天她?#24049;推?#20182;女孩儿一起走进暮色?#23567;?#19981;只不觉间,春节联欢会到了,半年的时间,我学会了寂寞。瑛是班干部,为大家沏茶?#39038;?#36208;到我面前时,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怕她看出我的心事。
  
  元旦一过,漫长的寒假就开始了,我家住的那栋楼与她家恰好隔着一座花园,满天飞舞的雪花,极其诗意地落在北方,飘落在白雪茫茫的花园的小径上。我一个人走在这样的路上,心中十分空旷,总希望有什?#27425;?#26262;的东西能填进来。于是马上就想到了瑛,知道她就住在眼前这栋楼里,却不知哪个门哪层楼,抬?#21453;?#37327;这座由苏联专家设计、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充满了民族风格的大楼,?#21335;耄?#35201;是她能看到我多好啊!谁曾想,在三楼一座阳台的玻璃窗后,我竟然真的看到了她痴痴瞅我的样子!
  
  以后,我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儿,只有那一刻的情景,让我铭刻于心终生难忘。如果说什么是奇迹,什么是奇迹带来的幸福和美妙感觉,那么,这一刻就能彻底?#25925;?#20102;。可惜,那时我太不解风情,相信她也和我一样单纯,我们都不懂?#35868;?#24796;,总以为这样美妙的时光还很悠长,每个人的心中,隐隐约约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然而,好时光如流水,毕业后我重读了一年文科,仍名落孙山,只好去知青厂(为解决职工子弟就业而兴办的小集体企业)上班。真是天意,那天路上竟碰见了两年未见到的瑛!
  
  她?#25925;?#37027;么娴静,也许过于突然,我和她都显得很慌张,两个人都不敢看对方一眼,最后一句话没说,相互擦肩而过。我不敢与她说话,是因为自己的自尊心,她不说话也是为了自己的自尊心。总之,那一年我的情绪非常低落,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。知青厂的?#36136;?#29983;活,却让我不得不对人生有所思?#36857;?#26368;后只好重新鼓起勇气,利用业余时间复习文化课,准备为自己拼出个未来。
  
  关键时刻,苍天眷顾了我,让学?#23433;?#19981;好的我脱颖而出,四百多人的知青厂,只有我一人考取了本厂的技工学校,终于我赢得了起码的尊?#24076;?#23613;管我知?#26469;?#26102;瑛已考上大学,但我决定仍要放手一搏。
  
  我写了一首当时很时髦的朦胧诗,来到瑛的楼下,她看见我依然有些紧张,还有些茫然,希望我能表达更明确一些,?#19968;故?#38543;随便便很坦然的样子,内心却早乱了方寸,丢下朦胧诗转身就走,把她一个人孤零零打造成更朦胧的一行诗。不知她怎样思考的,过了很长时间,她托人?#19994;?#20102;我,退还了那首诗,理由也非常简单:实在对不起,我读不懂你的诗……
  

Tags: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tnzow.club/gandong/25863.html (?#21482;?#38405;读)

人赞过

猜你?#19981;?/h2>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

推荐故事
热门故事
湛蓝深海彩金